ACIC澳洲留學顧問中心

宋大哥對您的期許

全台灣的留學同業網站,大概只有我,還會無聊到了最後,還要苦口婆心的對您說教!我對所有『有緣』逛到這個網站的同學, 一個最卑微的要求只是:您畢了業、拿到了學位、載譽歸國回到台灣,一定要能『開口說英文』!

我最近有一位學生-Angela在讀完4個月的語文課程後,即將銜接西雪梨大學的Master of Teaching。出發前,Angela特地跑到台中辦公室跟我辭行,她才很神秘的告訴我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:原來她曾在17年前就去過澳洲雪梨,而且還到訪過我服務的臥龍崗南天寺,我還曾送過她一本南天寺的圖冊!

我當時還真不相信世間的緣分,會有這麼奇妙,於是她拿出這2張 相片當證據,書上真的有我在1996年的落款簽名。所以,我真的領悟到:所有能和我聯絡上、討論到澳洲留學業務、甚至是委託代辦的客人,大家真的是有很深的奇妙緣分連結,而且99%都是好的緣分 ....

在平常的諮詢中,我發現了很多台灣同學不正確的觀念或動作。比方說只知道要留學澳洲,但要去那個城市?讀什麼課程?都一無所悉;明明是要把聽跟說的英文能力學好,卻一窩蜂的要去大學語文中心讀學術英文;又或者只是因為同學朋友同事在澳洲讀研究所讀的不錯 、度假打工玩得愉快,也臨時起意、在緊縮的預算下、想共襄勝舉。

在過去的16年駐台工作中,最令我感到無力的就是:在台灣,我總是告訴同學,要學好英文有一個天平必須取得平衡:就是GE~會話英文及EAP~升學/學術英文,而最理想的讀書週數是40週GE+40週EAP! 同學這時候一定會說:哇!要那麼久!包括我也一樣!

即使在澳洲讀完3間大學的研究所,我在諮詢的同學面前,從不敢掩飾我自己英文不好的事實:22年前,即使我在大學聯考時,英文考了72分、在輔大就讀期間,和印度籍的堯慕德神父說了3年的英文、也在職場上『用』了一年多的英文處理國際商務,但是在一場國際展覽上面對著外國客戶們的『說話』,就徹底的把我自認最拿手的英文紙老虎給戳穿了!

ACIC的張總顧問就在1989年時,為我開出了這帖『打造英文』的大補方,可惜的是:我自己 就在讀GE時,就在『覺得自己英文變好了』的情況下,昏了頭給偷偷減少了10週的GE課程。22年後,回想最最遺憾的留學錯誤,反倒不是沒完成博士班學業,而是當初違背張總顧問的建議 ,少讀了這10週,否則今天我的口語能力,應該會更好些!

所以少數同學就會說:我英文程度的確不好,那我花一年先去讀語文就好,這也不錯:所以折衷的讀書週數是20週GE+30週EAP!但是99%的同學還是會說:哇!那還要一年耶!太久了!我報30週EAP就好,GE我自己去唸!如果我自己到時真不行,我再家週數。那到也還可以接受!只是同學到了澳洲之後,加的週數都是20、30、甚至40週的往上加!這時又會回頭罵我:當初在台灣沒跟同學說:30週的英文是不夠的!

想學好英文?請您跟我這樣做

事實上,台灣都沒有錯!只是您們都是以您20多歲的年紀及視野,在『預測』及『假設』 您一個現實、卻又充滿未知數的留學過程,以及學成歸國後應徵工作的『可能』結果!很不幸的,您的臆測及預設,和現實生活中的澳洲及未來職場主管的看法,都會有很大的差距。 

就如同很多同學會認為:『去華人少的地區,英文會進步的快』,我的女兒自從4歲被我送出國、當小留學生已經一年多了,她每天只在英文幼稚園大班學4個小時的『制式英文』,大部分的時間都是活在中文環境~學ㄅㄆㄇ、寫方塊字、看中華一番小當家、背九九乘法,但這些『中文』環境並沒有『耗損』她的英文能力,她依舊是班上最『talktive』的學生及輪值班長! 

在我女兒的『實驗』上,印證了我20年前的留學經驗~英文學的好不好,和時間+環境有關、和尊重語文中心的專業老師及教學有關,與是否有台灣人或中國人無關! 

如果:您沒有事先就準備妥『常用的文法用語』、 先瀏覽過一次『國中英文法』、先瀏覽過一次『迪克森片語』,甚至 先瀏覽過一次『KK音標發音法』或『Phonics 自然發音法』;如果您又選錯了語文學校(例如:想學好會話、卻選讀學術英文屬性極重的大學附設語文中心 + 遍地都是中國人);如果您只設定讀個5週、10週語文,以為英文會話就會像呂前副總統秀蓮說的那麼流利 、就可以直攻研究所.... 相信我:您讀語文中心的經驗,絕對會像我在留學展 、遇到一位同學所言的:到國外讀語文學校,真是一個『F-A-R-T』 字! 

所以在罵我們代辦『爛』、或者說『讀語文學校一點用處都沒有』之前,請先回頭看看您的學習狀況是否如此:『您在住了4週短期說英文的住宿家庭之後,就搬去跟台灣或中國同學一起住;您總覺得老師用英文教英文文法太慢、所以乾脆自己看中文版的英文文法書;您總覺得老師 教的進度太慢,所以乾脆自己背千字文、萬字表、托福10000個字彙 ;老師同學說的英文我都聽不懂、乾脆不說了、自己背單字還比較實際;用英文跟老師溝通有困難、但是用中文抱怨學校、抱怨老師、罵代辦可就流利囉.... 』 

如果真是如此,那您罵我還真的是浪費您的口水咧! 因為您真的沒把我在台灣跟您做的建議放在心上呢! 

還記得我一直苦口婆心的建議您:『去到澳洲要做『獨行俠』、要遠離台灣/中國同學、要跟日韓歐洲拉美同學作朋友、要厚臉皮開口說英文』...嗎? 

還記得我一直苦口婆心的建議您:『住在住宿家庭、打工或作義工,都是學習『生活英語』的最佳機會,不只能建立人脈、賺點口袋零用錢、融入澳洲主流社會,最大的功用就是幫助您的『聽、說、口語能力』 就能大幅的進步』...嗎? 

還記得我一直苦口婆心的建議您:『週一到週五、上午9點到下午5點,您一定要待在學校裡面做一個全職(Full time)的學生~9點到下午2點是語文中心老師教授您英文的時間,下午2點到5點是您自修及消化上午老師教學的時間!您每天2-3點應該待在圖書館、不論是自修消化老師的教學或是請老師出2道寫作題目給您練習writing;3-4點應該去視聽教室練習聽力~學校都有大量的雅思或拖福聽力考古題或模擬題供您練習;4-5點要去電腦室、選擇一個您喜歡的大學網站、由第一頁瀏覽到最後一頁、做閱讀練習』...嗎? 

如果您在澳洲的英文學習方式,跟在台灣的科見或地球村補習英文幾乎一模一樣,那又何必浪費錢出國呢?即使您讀100週的語文中心 、即使您雅思考到5分以上去讀30週的語文課程,您的『英文實力』真的也不會進步的! 了不起只是達到我常說的『退可守、進可攻』策略的『守勢~入學直升門票』而已!因為學習英文最好的老師是『時間』!只有腳踏實地、長期薰修,您的『英文實力』才會進步! 

因此,如果您都忘了我的提醒、自認報了30週的EAP學術英文、50週的GE+EAP課程,英文『自然』就會變的很強,那絕對是自己騙自己的! 所以,請放棄您『錯誤的英文學習方法~死背單字 + 死K文法』,並遵循語文中心老師的『專業教學』,您的學習效果一定看得出來! 

對於出國前,就立志想把英文學好的同學,我推薦您幾個網站~這是我女兒由幼幼班開始,就會每天上網去做40-50分鐘課外學習的網站~不論在何時、在何地,您都可以上網去學習~而且是真的『由基礎』在學英文......供您參考、運用! 

我自己的親身感受..澳洲沒有種族歧視了!

說到種族歧視,其實我覺得我們台灣人比較嚴重。

在左邊那張照片裡、站在我右手邊的金髮美女,是我的恩師~Rita,她是英國人、24歲就以第一名完成碩士學位了!來澳洲度假打工時,到我們學校裡來兼差教我們 Marketing,我後來會繼續讀碩士、讀行銷專業都是受到她的鼓勵及影響!這是我第一次跨州出遊的回憶了,那次我們4人一起開車由雪梨出發、經墨爾本、大洋路、阿德雷得,再回到雪梨。我學會喝卡魯哇咖啡香甜牛奶酒Kahlua & Milk,就是Rita教我的!所以:您覺得澳洲有種族歧視嗎?

左邊那張相片的2位澳洲人,則是我的救命恩人~我自己曾在1991年的3月31日,復活節的長週末中,因為同遊香港籍同學的駕駛疏忽~他太過於疲倦啦!在出墨爾本不到200公里的31號休姆公路上,他眼睛『只』不過闔上了3秒鐘休息,結果在公路彎道上,以時速120公里的速度,衝撞路肩護欄並衝上斜坡。不僅將政府矗立的告示牌撞斷,還衝撞了數十株路樹,在即將衝下5層樓高的山坡時,幸好被一棵直徑一米的大樹檔下衝力,並將車子彈回路肩的邊坡,車底朝上的像隻翻身烏龜,滑回路肩。

我立即由後座爬出,幸運的,我有綁上安全帶,所以毫髮無傷。當我站在車子全毀,引擎冒著白煙的扭曲車身後面苦笑時,第一及第二輛經過我們的車子立即停下車來協助~很幸運的,這幾位澳洲人都是汽車修理人員,就在他們排除蒸氣之後,我們三個人『活著』站在一起 傻笑、確定我們不需要叫救護車後,這群澳洲人才拍著我們的肩膀笑著說:This is a beautiful accident!(這是一個漂亮的意外)。原來30分鐘前,在我們後面75公里的地方,才發生了兩人的死亡車禍,警方還正在忙著處理當~那年的復活節,全澳共有36人死於公路車禍。

後來就是這2位好心的澳洲人(外加一條吉娃娃),一路帶我們去當地警局報案、帶我們去PUB喝酒壓驚,還送我們到離雪梨最近的固本爾坐火車回雪梨(因為他要回去雪梨南岸),在分手前我們3人請他們吃了個午飯、照了這張相!跟他們要地址跟聯絡電話,他們都怕我們會寄禮物給他,死都不肯給!很慚愧的,我連他們的名字都忘了!只留下這張相片做紀念!後來我只要每次經過休姆公路的這家PUB,我都會轉進去,站在欄杆前、默默懷念及感恩這對善良的澳洲夫妻,真是好人!所以:您覺得澳洲有種族歧視嗎?

我也很害怕聽到同學對我說:『網路上有人說....,走在澳洲街上會被澳洲人吐口水、被澳洲人大叫滾回去....』,我一直很想和這位『受害人』見見面、聊一聊:我是澳洲開放留學政策施行後,第一代的留學生,在1980年代末期,別人一提起澳洲,就等於是『種族歧視』的那個年代,我放棄去美國留學的計畫,改赴澳洲學習! 

很幸運的,我的留學澳洲生活寫照是:讀書辛苦但卻是甜蜜的,我身旁常圍繞著一群善良的澳洲人,輪流當我的守護天使;我的語文學校老師不只教授我學術英文、打好我讀博士班的英文底子,更是20年來一直給我建議的好朋友;我所碰到的研究所澳洲老師及教授,既博學嚴謹,但又謙卑,不擺架子,真的是師『父』、師『母』般的照顧我、支持我,還聯合寫推薦信、協助我辦理澳洲移民!更不用說那些在我旅遊中,遇到的許多不知名的純樸澳洲朋友 ! 

左邊這張相片~是我在1992年讀西雪梨大學行銷研究所時的『必勝三人組』:膚色比較深色的是澳洲人Jason,膚色比較白的是澳洲人Royne,很多留澳歸國同學,都會抱怨在澳洲很難和澳洲人同組,可我們3人就同學了一年半!右邊這張相片,是我1994年在讀UTS雪科大的時候,全班到中國做為期18天市場調查時、在北京長城的合影~我在前排最左邊、是班上唯一的海外學生。說來奇怪了,我就沒被同班的澳洲同學吐過口水、或叫我滾回台灣去 ! 

很多同學總是抱怨:很難結交到澳洲人作朋友!其實一點都不難只要您願意開口、跟澳洲人有共同的話題~如啤酒啦、葡萄酒啦、澳洲橄欖球啦、一堆運動啦..... 相信我,要結交澳洲朋友一點都不難!您更可以利用大學的資源去結交澳洲朋友~以我的母校UTS雪梨科技大學為例:Peer Network就可以幫助您認識同系所的學長姐或同學;U:Pass可以請學長姐傳授指導您如何『Pass』功課的秘訣;Jobs@UTS可以協助您在校內外找兼職的工作,及學到尋工的技巧;BUiLD Program則可以強化您『國際』職場的技巧、強化您的實務經驗、及增加您的市場競爭力!更別提到UTS有100多個學生社團,等您去『善用』機會認識澳洲朋友了吧! 

如同我們在雪梨當地,常會聽到雪梨的澳洲人常講的一句笑話:If you wanna get a job by tomorrow~ go to UTS, if you wannna get a job 10 years later~ Sydney U. 當然這只是UTS的校友的一句玩笑話,但也反映出:即使是澳洲當地人,也會以實務大學 vs 研究大學,來做選校的考量!很幸運的,應該說也很少人會無聊到像我這樣,既讀過實務型大學,也讀過研究型大學;所以其中的教學落差、乃至於進入職場後的應用,我個人感覺最深! 

左邊那張相片,是我在1995年讀雪梨科技大學時,去校外實習的賣場伙伴~Robert, John, and RoseMaryane。右邊的阿公在Glenrowan賣辣椒醬,每次我去墨爾本、路過此地都會跟他買2罐, 順便跟他交流一下Sales及Marketing的經驗,不知他是否仍然健在?所以,每次只要有人說到『澳洲有種族歧視』 、『在澳洲很難交到澳洲人朋友』時,我就會莫名的激動,原因就是Rita老師、這對不知名的澳洲夫妻,Jason,Royne,Robert,John and RoseMaryane 等等一堆的澳洲人,早在1990年的時代,就已經無條件的幫助過我這個『亞洲有色人種』了! 

那位在網路上留言、被吐口水的同學:我們去的澳洲,應該是同一個吧!但際遇為何如此天差地別?

( 您知道什麼是車禍最好笑的結尾嗎?3週後,我朋友收到一封由我們出事地點的郡公所,所寄來的帳單:澳幣2500元-修復告示牌的材料費及人工費。信上還說:『很遺憾你們在本郡地段,不幸發生意外,也很欣慰由警方報告得知你們平安,敬請於收到通知14天內,撥冗繳納上述費用,否則移送法辦。』真是令人哭笑不得。但這就是澳洲! )

為什麼讀完書、留在澳洲或回台灣卻仍找不到工作? 

有位即將入伍當兵的同學,在和我討論過一小時『該如何在當兵時把握機會把英文準備好』的議題之後,突然迸出一句話:『大哥,我看您網站超過半年了,發現原來我都想錯方向了!』我對他說:『也許我無法給您做最後的建議跟決定,但是我跟您面對面的一小時諮詢,絕對可以縮短您做決策的時間!』 

有一位同學,也是在看了我的網站半年之後,『終於』鼓起勇氣和我預約了時間,也是長談了一個多小時,也是突然迸出一句話:『大哥,您說的東西,我在網站上都看過,為什麼我都看不懂?一定要到現場跟您談過了,才能整合起來這些資訊?』我告訴他:因為我無法在網站上畫圖表給您看,一旦您圖表看懂了,留學澳洲的計畫就成形! 

我有一位學生,在新南威爾斯大學讀完一個學期的碩士課程之後,寫了個MAIL給我:『宋大哥,去了澳洲以後,我有萌生想念學士學位,因為我不想為了追逐碩士文憑,而去念一個碩士。在我在澳洲的觀察,學士學位比較適合還在找方向的我;反觀碩士,比較適合有WORKING EXPERIENCE、而且很有明確方向與目標的人去念的。能否給我一點建議呢? 因為我真的有在思考這點。』我的這位學生真的成長了.... 

我一位讀研究所的學生,突然打電話給我,詢問要如何辦理休學!我嚇了一跳,因為他的英文很好,雅思一考就考到6.5,而且也在開學前,聽了我的建議,去讀了一陣子GE跟EB。他告訴我:『我休學是想到語文中心 去,把聽跟說好好的再磨練一年,因為在研究所的碩士班裡,我真的很難跟澳洲同學溝通!』 

我有一位學生,決定報讀30週的GE+30週的EAP!我很納悶~因為之前他一直只打算讀20週的EAP,就要趕7月份的研究所!怎會轉變這麼大?他告訴我,是因為他的媽媽有天,好奇的掛到我的網站上,看了將近6個鐘頭。看完之後和他長談:媽媽說:『兒子啊!你一直都很喜歡看哈利波特的電影,但是您都沒去看過原著小說,一共有7集耶!您現在補習考雅思,就好像是只看電影版;您去讀20週的語文,就好像只憑1-6集電影的記憶、直接去看第7集的原著小說,當然都拼湊得出大概的輪廓,但1-6集的原著您還是沒看過啊!您的英文可能會學的紮實嗎?』供您參考! 

我有2位學生,遠從高雄上來台北找我,他們2位都已經申請到新南威爾斯、麥考瑞、雪科大、臥龍崗大學這些名校了。一見面他們就向我道歉,說是計畫有變~他們想移民澳洲,而且是真的想融入澳洲社會,他們想去讀TAFE的技職教育。周邊的人沒有一個人贊成,都認為他們瘋了:讀完大學了還降級回頭去讀專科..... 

事實上這3位申請到名校的同學,都沒有瘋,而是我們台灣的觀念偏差越來越大了~ 

我舉了個澳洲的例子 (如左圖):澳洲的專業教育學程,就像一個金字塔~比方說,一位飛機引擎的工程師,必須先在TAFE的技職教育中 (金字塔的最底部、也就是範圍最廣的基礎部分),學過二級證書、三級證書、四級證書、文憑或高階文憑,才具備足夠的能力來維修引擎。 

等工作了2-3年,技術成熟了,想瞭解引擎的結構設計或是飛機的結構相關設計,他就會回到大學裡面去讀材料工程、電子工程、結構工程這些理論的學士學位 (金字塔的中間)~如果想當學者,他就會選擇雪梨大學、新南威爾斯大學等研究型大學;否則就會直接選擇抵免學分進入西雪梨、臥龍崗、雪科大這些實務教學的大學。 

等大學畢業之後、在職場工作了8-10年,應工作的需求,他又會回到大學的研究所,去讀工程管理碩士、或是MBA管理方面的碩士 、乃至於博士(金字塔的最頂端)~同樣的,如果想當學者,他就會選擇雪梨大學、新南威爾斯大學等研究型大學;否則就會繼續選擇西雪梨、臥龍崗、雪科大這些實務教學的大學。 

這是西方國家的讀書模式!這也就是說為什麼澳洲的碩士學位拿到了、同學移民也自己辦好了、身份拿到了,卻找不到工作的原因了~因為您具備了知識-Knowledge跟學位- degree,卻沒有實做的技能-Skills跟證照-Qualifications。即時您蓋好了金字塔的最頂端,沒有金字塔的中間及基礎部分,您的金字塔怎會成形?我在澳洲讀書時,就擁有一張商業文憑 (Diploma of Business),跟一張銷售證書 (Certificate of Sales),您沒看錯:做 Sales也要有張證書證明您的能力咧! 

別忘了~澳洲是一個證照國家(事實上西方都是證照國家)畢業證書並不等於技能證照:在麥當勞洗菜、洗蕃茄要一張 Certificate in Food Processing 證書,在咖啡廳泡咖啡要一張Barista證書,在PUB打工最好要有RSA+RCG+Bar證書,去養老院做看護還是得要一張Aged Care證書!不是說您是個人才,別人就相信您是個人才;更不是說您是雪梨大學畢業的學生,就比別人強~就好比您是台灣醫學院的學生:只要您考到醫師執照,您才是合格的專業人士,如果您考不到執照,即使您是台大醫學院畢業的博士,您依舊不是合格的醫生! 

您在澳洲、甚至是擴大到美國、英國、加拿大這些西方國家,是否能順利找到工作,是跟您的證照有關!與您的畢業學校是否是八大、甚至是世界百大名校,是完全無關的! 所以回頭看看台灣現在的教育:等同於TAFE的高職、專科消滅了,一大堆的學士進入職場:護理師不太會打病人的血管、電腦資訊師不太會設計動畫、工程師不太會製圖、商學院畢業的不太會做生意,都跟教育制度的扭曲有關。加上擅長讀理論卻又沒就入職場過的博士教授,卻又在校園中教導學生畢業後如何進入職場,這難怪很多人感嘆現在的大學畢業生,實做能力比不過高職生了! 

(我雪大一位學弟的謬論:如果找工作真的跟畢業名校有關,那美國哈佛畢業的台灣人都應該留在美國、雪大畢業的台灣人都應該留在澳洲,台灣職場都應該是台大的天下!其他非名校畢業的都會餓死~結論:根本不用出國留學,應該早點留在台灣的乞丐界卡位!) 

有位ACIC代辦、在雪梨大學畢業的老同學,前幾日到訪ACIC,很感慨的對宋大哥說:『學長,我發現中國大陸學生真的比我們還精,他們在大陸找代辦時都會說:我不要去中國人少的學校~因為那一定不是名校!而且都不會覺得那麼多的中國人在一起英文會學不好,反而中國人越多,他們的鬥志越大、越想要超越別人、反而越用功! 

他們在找代辦時,都會說:別跟我說好的那一套,好話人人會說,我要聽聽這個學校的缺點!怎麼看,都跟我們台灣人相反~台灣人都說不要去有華人的地方、有華人我英文會說不好;去找代辦都要聽好話、都聽人騙不聽勸,讀書都想找好讀的學校,英文考到雅思6.5最低標準就沾沾自喜,殊不知大陸同學考到7.5都覺得丟臉~因為沒考到滿分9,還去自動報讀20週語文課程,我們台灣人怎麼跟人家在商場上拼........』 先供您參考! 

讀書拿學位固然重要,學習成家立業更重要

新的留學生來到澳洲,在臨上飛機時,在機場送機的父母長輩無不時的叮嚀「要多用功讀書,身體要注意,早點拿到學位」。就在這光耀門楣的千斤重擔之下,我相信每一位出國的留學生都把讀書放在第一位,甚至當作是唯一的一件事。如果凡事皆以讀書考試為重,那赴澳的留學生只會在三個地方出現:讀書在圖書館,上課在學校,週末在家裡,其他一切旅遊休閒活動,全都敬謝不敏。 

我認為讀書固然重要,但要能融入澳洲這個多元文化的社會,了解澳洲這塊古老的精萃,才是更重要的任務。澳洲人有濃厚的家庭觀念,晚上或下班了、甚至是週末,沒事可別去打攪他們,那是他們的Family Day,所以我也習慣下了班,就把公司手機留在辦公室,如果您下班時間打來,應該就沒人接聽,也請您多諒解、不用罵我一頓啦!如果有機會受邀參加他們的家庭聚餐或聖誕節晚宴,您會發現他們 『全家合作』準備大餐的用心,及家人歡聚一堂的和樂,絕不亞於我們的除夕團圓飯。 

而澳洲人中父母對子女,子女對父母的『雙向溝通』,更勝我們台灣人一籌,所以我會建議您,多利用課餘時間參加澳洲人的活動,就能多了解他們的長處~我現在對待我小孩的教育方式,全是在澳洲留學時偷學來的 :比如我女兒跟我講話時,因為我比較高,我就會放下手邊工作、蹲下來或抱起她、直視她的雙眼、聽她講話;出去買東西、或早上挑衣服。我就會尊重她自己的選擇...... 

再看看其他來自歐洲及南美的海外學生:他們是如此熱情、愉快的在澳洲學英文,是如此貪婪的吸取澳洲的文化,看看照片中的他們,等您到了澳洲,再看看鏡子中的自己、甚至是周遭的台灣同學~您會發現大家都是苦瓜臉、大家都悶著頭在背單字、或關在家裡玩MSN上網!

至於要不要在澳洲留學時談戀愛,這得看每個人的婚姻愛情觀。事實上,這個論題跟讀書有很大的關係,因為如果把所有的時間都放在書本上,感情必然一片空白,但是反過來說,太沈溺於兩人世界,也會荒廢了學業。提醒同學,人生最精華的時光就在20-30歲之間,錯過這段時光,也許感情路上就得自己一個人艱難的獨行了。 

所以機會參與活動時,多跟正當品行良好的異性同學接觸、交往,如果能兩人一起上圖書館,一起用功考試,將來回到台灣發展了,更有說不完的回憶,不是也挺美的嗎?我有一位學妹,才貌出眾能力果決,職位做得很高了,就是忽略了這方面的事,等到年華逝去了,石頭愈撿愈小,也沒有甚麼標準了,很是可惜。 

所以我的建議是:讀書與交友是不衝突的,相信以台灣留學生的聰明才智,時間上的安排一定能兩者兼具。我的另一半,就是在澳洲讀書認識的,她是我西雪梨大學的學妹、雪梨科技大學的校友。在讀書時我們是很談得來的好朋友。真正談戀愛,卻是她去加拿大、我留在澳洲,大家一起蹲移民監的那陣子!現在 從認識到現在結婚已經18年了,我們還是有聊不完的澳洲回憶….. 

至於有了好的對象,又到了適婚年齡怎麼辦?有同學,尤其是碩士班或博士班的同學,總認為拿到學位再談嫁娶,其實是錯誤的觀念。有很多人等拿到博士學位時,對方不是先嫁就是先娶了,痛失一段好姻緣,我的建議是只要兩人都有心理準備,徵得雙方家長同意,結了就對了,兩人生活要比一人充實多了,又可互相照料,生活費也比分開來要省的多,何樂而不為呢!人的一生反正都跟著時間走,甚麼時候該做甚麼,就去做,錯過一次機會,不知下次還會不會再來,那為甚麼要錯過這一次呢?

其實在海外求學時,也是一個累積人脈很好的機會。將來不管是留在澳洲移民或工作,或是回臺灣就業服務,都很有用。求學時就讀的學校老師,移民澳洲的長輩先進,異國的朋友,同校不同系的同學,都有機會幫助到您。因此在留學期間多參予活動,多交朋友,對於以後找事定有助益。再者找到事之後,也不要忘記提攜後進,我認識一些人找到工作之後,就鮮少與同學來往,總認為層次不同,其實是錯誤的,試想如果您給學弟學妹一個工作機會或拉他一把,至少在公司裡多了一位朋友,夥伴,不是很好嗎? 

最重要的:當您載譽歸國時,請記得『歸零』:忘記您自己是雪梨大學的高材生、提醒自己『走路不要有風』,因為回到台灣、在新的職場上,您又是一年級生的『菜鳥』! 您也還要記得『同理心』絕對是您一輩子不會變壞走偏的不二導航器~ 以我為例:當我把您當作是自己家人或是弟妹時,我怎麼捨得讓您出去留學走冤枉路、白花錢、乃至被代辦騙?當我把ACIC當作是自己的公司時,我怎會去混水摸魚、隨便幫老闆做生意呢? 

法鼓山聖嚴法師正在推動的「心倫理」運動~包括了「家庭倫理」、「生活倫理」、「校園倫理」、「自然倫理」、「職場倫理」和「族群倫理」等六倫。而我們每一個人在這「六倫」的數倫之中,扮演不只一種而是多元的角色。不論我們扮演什麼角色,都應該要有正確的觀念:我們是為了守分盡責做奉獻,而不是為了爭取;在自求自利的同時,要尊重關心他人。所以,一味的貪求爭取不是倫理,服務奉獻才是倫理的價值。印證我過去20年的讀書及職場的經驗,不得不佩服聖嚴法師的高瞻遠矚,短短『新六倫』運動,就涵蓋了我對您的期許及厚望!

留學生涯通常是人生中最精華的,最美的時刻,能把握的就多把握,能畫上亮麗色彩 的,就讓它光鮮一點,不要讓它留下一點空白,一個最成功的留學生總是屬於各方面都兼具的人。 

我引用5月4日台師大生命科學系林登秋教授,在聯合報發表的一篇文章~培育菁英?還是陳樹菊?跟大家共勉:『陳樹菊女士獲時代雜誌選為百大英雄,知道陳女士善行義舉的人,應該都會認為這是一個名至實歸的榮譽。然而陳女士卻表示獲得什麼獎不重要,把菜賣出去才重要。

我們的社會與教育多麼重視菁英,為了前進百大,教育部不惜五年五百億挹注「頂尖」大學,培養菁英;我們的家長為讓孩子進入頂尖菁英高中大學,全力服侍讓小孩免除一切家務。但進入了百大,教育就成功了嗎?培養一群在企業、醫界、政界呼風喚雨,叱吒風雲的菁英,就讓社會更美好了嗎?

陳樹菊的身教,為我們上了寶貴的一課:『善良踏實』對台灣對社會所產生向上提升的力量與價值,遠超過當前社會所謂的菁英。今天在新聞版面中,學測、基測滿級分的人,如果沒有良好的品德,沒有善良而踏實的心,難保來日不會成為A健保的醫師、貪汙A錢的官員甚至總統、或掏空公司資產的巨賈。

在未獲媒體報導前,走過陳樹菊的攤子旁,大概沒有人會認為這裡有一個真正的台灣英雄,因為我們的菁英教育,關注的焦點從來就不是做人基本的善良特質。但少了最根本的善良與踏實,目前所謂的菁英,最多能稱為擁有名利的醫匠、法匠、政客、商匠,許多大學有大師講座,請來的也多是這些匠氣十足名利顯赫的菁英,然而這真的是我們社會所需要、我們教育所想要的嗎?讓我們向陳樹菊大姊致敬,同時反省我們的菁英教育,回到做人的根本,來教育學生與評斷一個人的社會地位和價值。』

我也很誠摯的建議同學~如果您到澳洲渡假打工、盤纏真的用盡,就勇敢的打包回台,這一點都不會丟臉!您要知道:澳洲的『性產業』是合法的~不管是男性或女性!在澳洲當地,有所謂的『仲介』,會媒介一些走投無路的度假打工客,進入這個行業!所以當您在網路世界,看到有人說:我可以『只』收您50元澳幣、免費接機、幫您在澳洲找到高薪的『輕鬆』工作: 『週入澳幣2,000-10,000』時,您就要特別留意!

或者有人會在您盤纏用盡時,先『好心』的借您一大筆錢,然後先保管您的護照做抵押,讓您 可以『輕鬆』工作償還時,您也要特別留意!跟台灣一樣,澳洲的『性產業』業者,也有可能用毒品控制您的!所以請您留意一下這個英文單字『Escort』!當然如果您真的有興趣、從事這種高薪、不太用英文打工的 『特殊』工作,您可以自動忽略我的這段文字!也請原諒我的突兀!

感謝大家,讓我有個舞台及機會,學習為您服務....

如同蔡伶姬老師說的:『如果說一顆小螺絲釘的鬆脫,就可以太空梭在眾目睽睽下爆炸,那麼一個小人物、小動作的改變,也有可能會改變全世界的歷史。』我只是廣大留學代辦中的一個小顧問,在過去12年中我協助過數千名和我有緣的台灣同學諮詢過,也和許多和我有緣的同學服務過,因為您們的支持,讓我有很多的題材把我的經驗給寫出來。 也謝謝您們真的這麼容忍我能痛快的說實話、做實事,也謝謝您們讓我了解到,即使不出家,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,也能將佛陀的教育清楚落實在為您們服務的過程裡。 

這更讓我深深相信:只要合法的將自己的角色盡心盡力地扮演好,這就是老天交待我的特別任務,這就是我再來這個世界的工作。在這ACIC Taiwan的中文網站裡面,如果有一部份,甚至只是一段話,能對您留學澳洲、或在澳洲生活中能獲得一絲的微笑,那我對您留學澳洲的規劃工作,也有圓滿的參與及交待。 

在您離開本網站之前,我特別引用前刑事局楊子敬局長,為蔡玲姬老師寫的書序,和同業及您共勉:如來世~如果有來世 ,今生就得戰戰兢兢的經營-『學習』與『服務』:

學習~ 多做該做的事,遠離不該做的事,在學習過程中,我們才會漸漸發現自己的無知及不足,才慢慢的學會不驕傲、才學會了幫助別人! 

服務~ 走到人們真正需要幫助的地方,幫助真正需要幫助的人!當大家都學會了處處幫助別人、也學會了做到了毫無期待的付出,那就是行善!就是修行! 接著,您的心放寬了、真正歡喜做甘願受 ,天生注定的命運,也在這過程中給改變了!

別的同業代辦,也許把學生客戶當作是佣金或鈔票,但請相信我:我都是把您當作是自己的弟弟或妹妹,甚至是自己的小孩要出國一樣~我會讚許您正確的思路,但是我也會責備您錯誤的觀念!如果您不喜歡聽實話,或是只是要找個代辦來『附和』您的留學或是天真的渡假打工計畫,您真的不要預約時間來找我!

『學習及服務』這就是我正在努力做實驗的方向,跟宗教一點關係都沒有,但要做一個善人或做一個誠實的留學顧問,真的一點也不難 ......祝福大家,有比我更棒的留學回憶! 

ACIC澳洲留學顧問中心

澳洲總公司
Level 5, HSBC Center No. 580
George Street Sydney NSW 2000
Tel : 02 9286-3799

台北分公司 (近台北車站)
台北市中正區懷寧街17號6F-1
預約專線:02 2331-2362
諮詢專線:02 2370-2669

台中分公司 (近進化路麥當勞)
台中市北區榮華街143號7F
預約專線:04 2230-9819
諮詢專線:04 2230-9801

~免責聲明~

ACIC Taiwan係專業的留學代辦服務公司,依法不能從事移民諮詢及代辦,若有任何移民澳洲的問題,敬請貴客逕向台灣合法之移民公司洽詢。

本網站資訊僅供參考,正式學費、開課日期、就讀年限、入學條件,敬請以相關學校之官網及入學許可為準。

經由本網站外連之網站訊息,僅供參考,ACIC恕不另行個別主動通知變動及負責。

ACIC Taiwan自2016.07.15起,辦理『電子學生簽證』申請改為收費服務,網頁若有未更新之處,敬請包含告知!

 

ACIC Taiwan 諮詢採預約制:

賴經理預約專線02-2370-2665 / 04-2230-9802

宋代表諮詢專線:02-2370-2669 / 04-2230-9801 (週一~週五 10:00-11:00/16:00-17:00)

(電話接聽及郵件回覆:週一~週五 10:00-17:00 國定例假日暫停接聽及回覆)

 

ACIC 台北分公司     100台北市中正區懷寧街17號6F-1  統編:27189293 

ACIC 台中總管理處  404台中市北區榮華街143號7F      統編:17192642

 

 taiwan@acic.com.tw   Acic Taiwan

 

ACIC Taiwan在台登記為:翱大利亞留學顧問社,中華民國留學公會 會員編號第10號

ACIC 澳洲總公司   Level 5 HSBC Centre, 580 George St., Sydney 2000 NSW TEL:02 9286 3799 ABN:23070212645

DIBP 香港總領事館 TEL:+852 2585 4139 (週一至週五 9:00-11:00 / 13:30-15:30)

Copyright © 2004-2015 ACIC 澳洲留學顧問中心台灣分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

載入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