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CIC澳洲留學顧問中心

我為什麼會到澳洲唸書?

 我自己的出國動機~單純的想出國磨練聽力跟口語

很少人知道,我曾差點出家去當和尚!

這件事的挫敗,對於我日後會出國學習、想為更多的人群服務,起了很大的作用。

我在輔大讀生物時,免不了殺生解剖動物。當時我的態度極端的不正確,也不恭敬,只要覺得解剖的不完美,就另外再抓一隻來重新剖過。根本不覺得它是一個提供我們了解知識的『大體老師』。更惡劣的是,我在解剖完畢後,還會惡劣的支解它們的大體,最令我慚愧的是,我通常會將青蛙大體老師們的坐骨神經處開始支解起。 

終於有一天,我吃到了相同的痛苦,我在坐輔大往台北的公車上,就快到新莊大漢橋頭時,一輛滿載的砂石車正巧由內車道切換到外車道,準備右轉,又正巧和輔大靠站起來的公車撞上,而且不偏不倚的撞在我的位子上。我正在打瞌睡,猛烈的撞擊力,讓我驚醒,只看到車體破了一個大洞,左腳懸空,砂石車的方向燈還在一閃一閃的。我自顧自的站起來,只見二位司機大哥臉色蒼白的張著大嘴,說不出話來!我換了車,回到家中,一切無事,但隔天起來就完蛋了! 

有過坐骨神經痛的老大哥老大姐才知道那種痛苦。除了吃止痛藥外,似乎什麼民俗療法都沒什麼用!也因為患了這種疾病,才會引領我去學佛、轉行及產生出家的念頭。三年後(很奇怪的是,許多民間故事中,上天處罰一個人,似乎都最少要吃三年的苦痛),我已經大四了,有天在學校遇到一位不怎麼熟的同班同學~老板娘(說實話,我只記得她的綽號,忘了本名了!慚愧!),只見我一瘸一瘸的慢步在校園中,聽完我的事,她就熱心的介紹我,說在哪裡,有位民俗療師很厲害,她的母親才剛被治好五十肩,應該可以試試看,而且是自由捐錢,不給亦可。就這麼巧,一次就除去了我的病根!只花了我300元捐款!感謝,真是感謝! 

原本想出家去宣揚佛法,以報大家的恩典及對大體老師們的懺悔,卻被老奶奶以自殺相脅,而失去了這個機緣!從此我就有了轉行的念頭。 

說來很慚愧,年輕的時候做性向測驗,總發現測驗結果,大多是落在社會科學領域。但總是拒絕去承認,自己總認為在自然科學方面,能有一番發展。由於車禍的後遺症,無法長坐在實驗室中,於是就跑到輔大國貿系,選修洪子豪老師開設的商業概論及國貿實務二門課,來填補學分。沒想到洪老師竟然給了86及88二個全班最高分給我。這時我才訝異的正視自己的性向。洪老師也在全學年中,給我許多的支持及鼓勵,並引導我去啟發自己的天份。 

我在1988年由輔仁大學生物系畢業後,就進入了職場,遠離了熟悉的實驗室,而走上了外銷業務的路。因為在平日的業務中,夾雜了不少英文書信的往來,雖然還可以用英文應付,但總覺得不夠正規。於是我利用週末參加了淡江大學的公共關係研習班,及中華外貿協會舉辦的『國貿實務班』及『應用英文班』。 

反正在台灣英文能讀會寫,就可以混過去了。真正讓自己露了餡,是在一場代班出馬的展覽會上,由於我的上司林經理請產假,我只好硬著頭皮代打上場。這時才驚覺,我在輔大三年和印度神父Father Doss磨練的英文口語,居然在商場上完全運用不上。

好在這些國貿外商也習慣和我比手劃腳的,利用有限的專有名詞,幸不辱命的也接下了幾張訂單。只是,當夜深人靜回想到自己由國中到大學畢業,十年所學的英文,居然在一場展覽會上就破了功。所以出國學英文進修的念頭,由此而起。 

於是在公司經理及父親朋友的鼓勵下,我決定出國進修英文一年。那時都是跟著別人的潮流走,也決定選擇去USA的加州。當一切赴美手續都還算進行順利的時候,1989年的美國校園,居然流行起槍殺老師及同學的悲劇,如果沒記錯,那年就死了17人。 

這還得了!老祖母第一個反對,當然啦!老爸老媽也反對,怎麼辦?習都補了一半,總不能不去吧!更慘的是同學、親友都知道我要出國去學習,飯吃了不少,紅包收了也都花光了。

就在這個尷尬的時機,澳洲政府開放了留學政策,決定招收海外學生!這個宣布對別人來說,只是報紙的一角,但對我來說,簡直是天上掉下來的大禮物。只是這次學乖了,先不免俗的到台北行天宮,焚香祝禱一番,再跑去地下道,隨緣找了位老師,卜起米卦來!說也奇怪,米粒也可以說出『不利東西,大利南方』的字句! 

管他的,反正英語系國家:菲律賓、澳洲、紐西蘭也在南方,不要去英美加就好!但是激動過後,問題來了,不想去菲律賓、只好選去澳洲或紐西蘭。

但我的上司林經理淡淡的說:『紐西蘭之於澳洲,就像綠島之於台灣,要去當然就要去大國啊!』~真不愧是國貿高手!於是澳洲就出線了!但怎麼辦手續?去那個城市?各位可別小看,在1989年時,根本沒人代辦去澳洲讀書,甚至我老祖母還說過『澳洲在美國那裡』的荒謬話! 

我心中直想,反正神明也提示過了,我就來努力DIY吧!我跑到重慶南路,走遍了近150間書局,只找到『一本』關於澳洲的書,還花了我480元台幣,好貴喔!回到家真的卯起來猛K。

由雪梨、墨爾本讀到伯斯、達爾文,由混沌的澳洲讀到實用的澳洲資訊。仔仔細細的看了三遍,終於對澳洲這個『國家』(事實上澳洲是一個聯邦,不是一個國家)有了初步但詳細的認知。回到工作崗位,我的頂頭上司林經理及張老板都很關心我的出國計劃。 

張老板說『去雪梨吧!我之前的老板就全家移去雪梨啦!到了那裡,也有人可以照料』。林經理說:『去雪梨吧!第一大城吔!沒讀到書,最起碼看到澳洲人的“精”』!我自己想:『雪梨是澳洲第一大城,應該比較繁華,也許還可以為公司聯絡一些訂單,賺點生活費吧!』 

回到家,老爸的好友陳董說:『去墨爾本吧!我香港好友移民在那裡,我會叫他好好照顧您!』老媽的好友,許阿姨說:『去臥龍崗吧!佛光山要在那裡蓋道場!政府出錢吔!』我突然好笑起來:『臥龍崗在那裡?我都不知道呢!更何況我是去讀英文而已,跟佛光山去蓋道場有什麼關係?』殊不知,在未來的歲月中,我會有機會為這間道場服務! 

倒是大叔這時適時的加入戰局:『去雪梨吧!我鄰居鍾醫師一家人都移民去了!小孩子也上了課!要不要找人代辦,他們認識一位張先生,專門在辦學校入讀的,反正要學英文嘛!去澳洲跟去美國差不多嘛!都是讀ABC,而且澳洲聽說便宜又安全!』就是這句話,牽起了我日後愉快的8年留澳生活。 

在雪梨修讀英文時,也接觸到了西方教育的活潑,也知道了澳洲大學分為理論的科研大學~如雪梨大學及新南威爾斯大學,和實務型教學的大學~如雪科大、西雪梨大學、臥龍崗大學、麥考瑞大學及天主教大學。 

在和家中及公司懇談後,我按照ACIC張總顧問的建議,先是很順利的考入百年歷史的威廉斯商業學院,接著又僥倖的申請到西雪梨大學行銷研究所,成為創所的第一位海外學生,也是唯一的一個台灣人。

1995年又申請入讀雪梨科技大學國際行銷研究所 ,又成為該所第一也是唯一的海外學生。我想除了自己的幸運外,遵從張總顧問的專業規劃,以及自己勇敢向前衝的那份執著及信念,是我順利完成學業的主因。 

我赴澳留學,的確是下了一個很大的決心。尤其在學問上、語文上、生活上、文化上、及個人心態上的成長,都是層層的關卡,都充滿了許多的問號。我相信,每一位即將踏出國門的同學,不論是否已經在台灣接受過最好的教育,受過具備的語言訓練,聽了顧問多次的故事及行前說明,甚至做好了最佳的心理準備及心理建設,在來到澳洲時,每位同學還是要獨自面臨一個嶄新、不可未知的未來!! 

 我的看法~現在的年輕人應該誠實面對自己的動機,並聽專家的建議

在平時的諮詢中,我發現到:如果同學想去澳洲留學,偏偏我說的話,他們不信;他們倒是會聽去美國、英國留學過的老師或學長朋友的話!結果就是在我的辦公室內開辯論大會:『我老師說美國沒有附推薦信、讀書計畫,是申請不到學校的;我老師說要先考托福才能申請學校啦』之類....

許多人在準備留學的過程中,都曾有過龜縮或放棄的念。也有許多人是因為留學申請過程的繁瑣而考慮放棄,也有人因為猶豫不決、擔心無法適應外國教育方式、花費開銷大等因素而想放棄。

申請國外的研究所,不但申請過程繁瑣,而事前的準備工作也不少,這種現象正反映出了,國內外不同教育制度,對學生的不同要求:台灣國內的研究所,需要的是考試高手及背多分;而國外的研究所,要培訓的人才,除了具備專業知識外,也注重個人的工作經驗,團隊的相處及EQ的挑戰。這也就是為什麼同樣是碩士畢業生,但是總體表現會有差距的主因。 

我也有很多學生曾想放棄出國,但最後還是決定出去澳洲,且幸運的辦妥澳洲移民,可見同學仍然認為,留學是件值得去做的投資。其實,一旦已經下定決定要出國留學了,這些外在的困難都是可以一一去克服的,重要的是看自己願不願意去面對解決罷了。

出國留學的動機很多,而出國拿學位的意義是多元的:它也許是一種地位的象徵、自我能力的表現、對自己生活規劃的更高期許,或者是將來就業的優勢等。

而嘗試新的生活,看新的世界,是我對我的學生所要求的附加價值:因為體驗一下不同的生活,能夠使自己的人生經驗更豐富,也可以拓展自己的視野,培養國際觀及累積人脈。再者,有些人是為了體驗各國不同的教育制度,求得學術上更上層樓的精進。 

也有不在少數的同學,是因家人的因素而決定留學;也有些人,是因為在國內沒有考上適當的研究所,而又想繼續在自己喜歡的領域發展。其實,自己本身的內在動機,比外在因素來的重要,因為在自己仔細考慮後,所做出的留學決定才不易後悔,尤其在海外獨自承受留學生活的壓力時,只有自己本身出國的動機夠強,才能一路堅持下去,才不會半途後悔當初的決定。

想出國留學最好先仔細考慮自己的各種情況,不要只是為了別人的期望而留學,等到國外經歷許多苦難和挫折後,才發現自己不知為何而來,為何而戰,白忙了一場。的確,在現在台灣高度競爭的社會中,學位是別人評判自己的標準之一,但千萬別為了滿足別人的要求,而追求高學位,因為自己所學不足而要繼續升學,這就是國外教育環境和台灣非常不一樣的地方,國外的高等教育常要求學生先有工作經驗,瞭解自己所需,再申請入學,而不是一昧的跟著別人考試升學。就像您工作了幾年,知道了自己的需求和目標,如此在求學的抉擇上才不致於迷失自我。 

留學是一輩子的大事,不論金錢或時間的考量,都需小心謹慎,留學成功的例子,處處可見,但卻不常為提起。在考慮是否留學的關鍵時刻,仍在校園的同學可以尋求老師或輔導室的幫忙,尤其是可以和曾出國留過學的老師或人員,討論一些專業領域,生涯規畫等問題。 

學長姐的看法及經驗也很重要,他們是有經驗且年齡較接近的一群,可以較不拘束地詢問,學習他們成功的例子,或記取其失敗的教訓,搞不好出國到了異地,還可以繼續指導下去。當然要花費一筆資金,投資海外學位,家人的態度和意見也很重要,有了家庭的感情上和經濟上的支援,留學就不會那麼困難。 

決定要踏上留學之路後,有空就要及早加強語言能力。因為語言不佳是留學生活最大障礙。最好不要抱持去那邊才來加強語言的心態,應該持續不斷的利用時間,儘量的學習語言。此外,還要蒐集學校和科系資料、加強攻讀之專業知識、瞭解欲前往之國家的文化、學電腦等等。多一分準備,也就能夠幫助您將來留學時多一分的適應。 

 快樂的留學三部曲

比起我們那代,或是更早的留學前輩先進而言,現在的台灣同學,想要出國去留學或遊學,已經不再是一件難以達成的夢想了。但要如何順利的達成留學計畫,卻還是需要花上一些時間去準備與瞭解。  

能循著前人成功的經驗,來計畫或是實行,總比自己盲目的摸索,來的容易多了。有心出國留學的同學,以大學畢業生為例,出國都以申請攻讀碩士學位為主:有些同學(以我自己為例)乾脆不補托福,直接先到國外大學附設的語言班或語言學校,先邊加強英文的聽、說、讀、寫能力,然後邊申請研究所。在澳洲,以這樣的申請方式進行,申請到好學校的成功率很高,不但加強了英文實力,也節省了時間和金錢。  

也有同學是準備長期抗戰的,他們也是先直接到大學附設的語言班或語言學校,加強英文的聽、說、讀、寫能力。然後先佔到中等名聲或新大學的學額就讀,等完成一學期並取得優異的成績後或以同等學歷,再申請更好的碩士研究所。這也是一種很好的留學規劃。 

我最不樂意見到的是,同學拼命在補托福,學習考試技巧,反而忽略了會話與寫論文的技巧。在澳洲的大學部或研究所中,常可見到托福六百分的台灣同學,很吃力的被學校當來當去,並不是同學不用功,而是在口頭報告,及寫答案或論文方面,吃了很大的虧。 

很多人的顧慮不比您少喔!他們的壓力也許更大,英文也許更爛,在校成績不比您漂亮,介紹信也許沒什麼份量,但如果您不行動,只會看到別人高高興興的、滿懷理想的,到澳洲去報到了喔。更慘的是,當您還在猶豫不決的時候,他可能已經拿到學位,帶著許多的自信及祝福又回來了。而您依然在提不起、只好放下;放不下、只好提起中,蹉陀了光陰和機會…….. 

如果真的有心想出去學點東西,不管是攻讀學位,或是短期的語言遊學之類的,真正找一個好的留學顧問,為您代辦所有的手續,您只要做好3個決策:第一個~就是要廣泛的收集資料;第二~選定學校及讀書路徑;第3~快樂出國。這就是我所謂的『快樂留學三部曲』。 

 出國前一定要先補托福或雅思嗎?我的看法是不用!

我記得我的恩師賴世雄老師說過:想學好英文要有『學習環境』、『要用時間苦讀』及『要開口說』三大秘訣

台灣學生"考試"能力居世界之冠,長期的考試文化"培養"出學生無論考什麼,都得"惡補"些"技巧"或在所謂的"考古題"中徘徊遊走一番,才覺得輸人不輸陣。我覺得『練技巧,考英文』的態度實令人欷噓,縱使學生考了高分,真正的實力不到那個程度,最後,受害的還是自己。

以出國留學而言,國外學府為要求學生的英文程度而設下的考試成績條件,不是為了讓申請者耍龍套、臨時抱佛腳,而是擔心學生英文不夠好,如何上課聽講完成學業? 

以留學澳洲為例,因其課程修業較短,課程密集、嚴謹,絕大多數的學府發現台灣學生註冊上課後,因英文能力不足而影響課業,甚至造成了指導老師及同學的負擔。最後,學生不是中途輟學,就是延長修業時間,即使僥倖過關,拿的亦是"草包文憑"。

長久以來,可憐的台灣學生,存活在托福測驗系統及惡補考古題的陰影下,埋首苦讀的是艱深難懂的英文單字及ABCD…的選擇題題海中,心裡雖氣憤學子的讀書態度,卻也可憐他們的"無奈",在商而言,『補習班』教授並輔導學生課業,助學生"一臂之力",對於較被動的學生,原本是美事,卻因惡習而被醜化了! 

我的建議是先誠實問自己:要以英文實力為主?還是以入學門票為主?如果您是希望把聽跟說的能力學好,您應該選讀普通英文。 

如果您的英文聽說能力強了,您就可以向學術英文或特殊英文邁進,以強化您讀跟寫的能力! 

如果您是以入學門票的取得為主,我建議您:在沒有補習的情況下、先去考一個IELTS!瞭解一下自己的真實能力。 IELTS 不僅是英文能力測驗,更是一種準確的英文診斷檢定,可以提供學校及申請者一個正確的評鑑。如果您是在沒有補習的情況下去考IELTS,這項成績就可以當作是您的實力指標。 

平均而言,IELTS成績要進步0.5分,就需要就讀10週(1週20~25小時)的密集英語課程,所以考生可以根據自己的分數,及學校所設定的英文標準,以此類推,算出所需上英文課的週數。打算讀研究所的同學,可以用『寫作』成績當作讀語文學校的參考指標,每差0.5分,需最少10週語文學校磨練。 

您到澳洲語文學校第一天,會有一個正式的分班測驗,測試您當時的英文程度。 您之前考過的IELTS / TOFEL成績只能當作是分班參考資訊。如果您要讀學術英文班或直升英文班,必須通過內部考試、或憑最近IELTS英文測試成績進入,您之前考過的IELTS / TOFEL成績只能當作是分班參考資訊。 

您若要銜接後續課程,最遲需於1月31日或6月30前,補入IELTS/TOFEL英文成績。若您正式的IELTS或TOFEL考試成績,可以直接入學,我仍強烈建議您讀一個10-15週的Polish Program,學習一些Study Skills或適應聽力。要不要去讀語文學校,全在同學自己的一念之間。 

 找仲介代辦?還是自己辦?

有同學或許會說:我決定去澳洲讀書了,我難道不可以自己辦手續嗎? 其實,如果您能力獨立的可以,是可以透過留學展或澳洲教育單位,取得足夠的學校資料,是可以自己決定報讀哪一個學校,然後自己繳錢,做體檢,辦簽證,買機票,飛到澳洲,上課,過生活,利用假日出遊。

然而,真正的事實是如此容易順暢嗎? 試想:我們初抵澳洲,即使是校方,都是第一次和您接觸,誰也不認識誰,加上學費已經繳交到學校,英語溝通又有差距,校務又忙,哪有空理您的要求?別說是自己辦,包括透過代辦辦理的同學個案,到了澳洲都會有類似的困擾。 

試想:我們初抵澳洲,即使是住宿家庭,也是第一次和您接觸,誰也不認識誰,加上語言上的高度障礙,有苦也不知對誰說。想換Homestay,該找誰?想到銀行,健保局,稅務局開戶,該怎麼做?人生地不熟,未來的後續升學怎麼辦?

在人生地不熟的異國他鄉,如果有任何問題或狀況發生,比如說:英文讀不過怎麼辦?後續的升學,更換學校,轉學轉系,日常生活,法律糾紛等等.......。留學的美夢,絕對不可能是完美無缺的。 

當有代辦猛拍胸脯,大說沒問題時,您只消淡淡的問一句話:『如果我在澳洲有困難時,您會在當地,不假學校之手,不用我打國際長途電話,就能立即在澳洲幫我解決嗎?』 

留學或遊學是件重要的事,千萬別不做功課,讓代辦業者或是隨便聽/看了別人的說法,就作決定。因為只有您自己了解自己的需求,顧問該做的不是幫您選擇學校,而是提供您資訊及幫您處理後續的事項。

另外在坊間論壇網上朋友的意見,也是屬於他們本身的體驗 - 不論是正面或負面的體驗,並不見得也能套用在您身上,就像有人說牛肉麵好吃、有人說排骨飯好吃,但也有人說廣東粥不錯吃一樣。

別忘了:一切的問題,都是在您踏上澳洲領土時,開始發生的。 

ACIC澳洲留學顧問中心

澳洲總公司
Level 5, HSBC Center No. 580
George Street Sydney NSW 2000
Tel : 02 9286-3799

台北分公司 (近台北車站)
台北市中正區懷寧街17號6F-1
預約專線:02 2331-2362
諮詢專線:02 2370-2669

台中分公司 (近進化路麥當勞)
台中市北區榮華街143號7F
預約專線:04 2230-9819
諮詢專線:04 2230-9801

~免責聲明~

ACIC Taiwan係專業的留學代辦服務公司,依法不能從事移民諮詢及代辦,若有任何移民澳洲的問題,敬請貴客逕向台灣合法之移民公司洽詢。

本網站資訊僅供參考,正式學費、開課日期、就讀年限、入學條件,敬請以相關學校之官網及入學許可為準。

經由本網站外連之網站訊息,僅供參考,ACIC恕不另行個別主動通知變動及負責。

ACIC Taiwan自2016.07.15起,辦理『電子學生簽證』申請改為收費服務,網頁若有未更新之處,敬請包含告知!

 

ACIC Taiwan 諮詢採預約制:

賴經理預約專線02-2370-2665 / 04-2230-9802

宋代表諮詢專線:02-2370-2669 / 04-2230-9801 (週一~週五 10:00-11:00/16:00-17:00)

(電話接聽及郵件回覆:週一~週五 10:00-17:00 國定例假日暫停接聽及回覆)

 

ACIC 台北分公司     100台北市中正區懷寧街17號6F-1  統編:27189293 

ACIC 台中總管理處  404台中市北區榮華街143號7F      統編:17192642

 

 taiwan@acic.com.tw   Acic Taiwan

 

ACIC Taiwan在台登記為:翱大利亞留學顧問社,中華民國留學公會 會員編號第10號

ACIC 澳洲總公司   Level 5 HSBC Centre, 580 George St., Sydney 2000 NSW TEL:02 9286 3799 ABN:23070212645

DIBP 香港總領事館 TEL:+852 2585 4139 (週一至週五 9:00-11:00 / 13:30-15:30)

Copyright © 2004-2015 ACIC 澳洲留學顧問中心台灣分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

載入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