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CIC澳洲留學顧問中心

 澳洲:升學拿學位

到澳洲升學拿學位

> 申請澳洲博士班

> 申請澳洲醫學科系

> 申請澳洲護理師課程

申請澳洲工程電腦課程

申請澳洲科學專業課程

> 專科學歷攻研究所

 澳洲:高中生赴澳升學

我的小孩適合到澳洲留學嗎?

直接申請臥龍崗大學一年級

到澳洲讀高中參加大考進大學

做學者讀研究型大學路徑

讀過橋課程進入實務型大學

學一技之長拿學位申請永居

快速大學拿學位回台工作

國際預科文憑 (IB)

新南威爾斯公立中學

聖保羅學院-嚴格優質住宿中學

新南威爾斯大學先修班

雪梨大學附設中學及先修班

澳洲:專業證照+學士學位

VET專業證照撐起澳洲一片天

VET:公立TAFE

VET:私立College

專業證照撐起澳洲一片天

VET:公立TAFE

VET:私立College

VET:Joyce TAFE作品

VET:D2D跟直接讀學士差別

澳洲:度假打工

> 宋代表對度假打工的淺見

雪梨SELC的咖啡客服英文

雪梨ELC的免費尋工支援

度假打工語文優惠一覽表

ACIC學員住過的背包客棧

> 澳洲人常用的尋工網站

澳洲式履歷表撰寫重點

澳洲面試常會問的問題

 暑假 (個人) 遊學

暑假個人遊學說明會

暑假『遊學前』必做的功課

暑假『遊學時』必做的功課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我的小孩適合到澳洲讀中小學嗎?

Y7-Y8、Y9-Y10~~直接入學,均需要雅斯5.0的成績!若不考雅斯,學校會自動配20週的語文(7月讀到12月、接隔年一月入學)~敬請前一年的7-8月,就提出申請!!

越來越多台灣高中生,寧願放棄甄選上的優質大學,選擇到海外求學,他們著眼的都是提早接受國際潮流洗禮、見識外國高等教育及廣結人脈。這一代台灣年輕孩子選擇提早讓自己成為「國際牌」人才,培養全球化的競爭力。 台灣學生選擇國外的大學就讀,並非台灣的大學不好,而是外面的資源更好;台灣的孩子看到其他國家菁英學生的能力時,就會領悟到:未來是與國際人才競爭,他們必須及早作好準備。

要前進國際名校,流利的外國語是敲門磚。高雄中學校長黃秀霞就指出:申請就讀國外名校的學生,都有良好的語言基礎,幾乎都參加過國際交流活動。在交流舞台上碰到各國菁英學生,他們強烈感受到國際競爭 、了解未來的競爭對手不是在台灣而是在世界。

澳洲也是實施義務教育的國家,兒童必須強制上學,直到十五、六歲為止(上限年齡各州不同)。全澳洲超過百分之70的兒童是在公立學校就讀,中小學課程完全免費。大多數兒童就讀公立學校。

澳洲的中等學校教育,一般由第7或第8年開始,直到第12年為止。最普遍的是男女合校或多功能中學,設有多種學科及活動供學生選擇。以雪梨為例,義務教育是到10年級止,學生可以選擇開始就讀TAFE或College學習一技之長,開始進入職場累積年資;或是繼續就讀11/12年級,修習未來大學的專業方向科目,並參加UAC的大學分發!

如果您是『有目標、夠獨立、自己願意出國追求國際觀』的高中青少年,而且追求正常且快樂的升學環境,來澳洲求學準沒錯:澳洲是一個『證照』國家,所以他的教育特色,綜合了英國傳統的嚴格(即使到了博士班還是會當人),美國的先進教學設備及教材,又整編出和澳洲『證照系統AQF』連結的獨特內容。

ACIC多年的成功經驗,可以協助家長或同學,根據學生的英文程度、學業成績,以及未來的發展方向,為您推薦報讀需穿制服的政府公立中學、或是一年開3次課的大學附中/私立高中部。

吉姆.羅傑斯(Jim Rogers)~成功的投資家,以書信的方式,向他的女兒娓娓道出自己一路走來所累積的成功經驗和投資哲學。羅傑斯這位「富爸爸」給寶貝女兒的12個箴言是:

(1) 不要讓別人影響你~假如每個人都嘲笑你的想法,這就是可能成功的指標!

(2) 專注於你所愛~在真正熱愛的工作上努力,就會找到你的夢想!

(3) 普通常識並不是那麼普通~大眾社會相信的常常是錯的,不要盲目聽信別人的話!

(4) 將世界納入你的眼界~保持開放的心,做個世界公民!

(5) 研讀哲學,學會思考~訓練自己去檢驗每一種概念、每一個事實!

(6) 學習歷史~因為以前發生過的事,以後也還會再發生!

(7) 這是中國的世紀,去學中文~參與一個偉大國家的再現,購買這個國家的未來!

(8) 真正認識自己~了解你的弱點和覺察你的錯誤,才能找到對的路!

(9) 認出改變,擁抱改變~改變的功能就像催化劑,保持覺知是重要的功課!

(10) 面對未來~看得見未來的人可以累積財富!

(11) 反眾道而行~檢視事實和機會,不隨烏合之眾心理起舞!

(12) 幸運女神只眷顧持續努力的人~用功讀書,學得越多你才知道你懂得越少!

父母希望為孩子建立的不應該只是金山銀山,或是要求孩子去完成自己未完成的夢想,也不要期盼把孩子綁在自己身邊,而是要教導孩子自己有能力,去挖掘探索寶山之路的能力!

您是否會擔心孩子在台灣中學校園內會遇到『校園暴力』、『不適任教師』嗎?您是否會擔心您孩子在台灣高中的成績會『不小心』被學校給『微調』掉、導致一流大學上榜無望嗎?您是否會擔心您在台灣讀大學的孩子,正在『網路上競標』、『請人幫忙寫論文』以求畢業?更慘的,您是否會擔心,如果您的孩子一不小心、在校門口悠閒的騎腳踏車放學時,會給自己學校最敬愛的老師,酒駕開車給撞倒?想給孩子一個更好的人格發展及學習環境嗎?

ACIC代理一流的中小學及大學先修班(大學預科),雪梨總公司的留澳學生出身 的優秀團隊,絕對是您孩子成功圓夢的堅強後盾!

 留學留成“垃圾”誰之過?

近日媒體報導:中國成都一個中等家庭花費280萬元台幣,送15歲的兒子負笈南遊,前往澳洲留學,冀望於收穫回一個『國際型』的人才。但結果相反,孩子兩年來沈迷於網路遊戲,連英語都沒有學會,成爲一個不折不扣的『留學垃圾』。 家長將兒子接回國後,總結教訓認爲:事情辦砸,只是因爲忽略了一個因素,『孩子的自治力太差』。 

這無疑是一個極爲經典的例子,因爲它幾乎包括了我們台灣家長及同學,在『送小孩出國留學』這個問題上,需要謹慎擔心的所有問題! 

越來越多的台灣家長,有鑑於台灣的大學畢業生,畢業後,沒有能力及能量找到好的工作養活自己,因此開始選擇在中學、甚至小學階段,便送孩子赴澳留學。說實話,我們真的不知道,這些年齡階段的孩子、受盡父母無微不至的照顧,有幾個能有『不差的自治力』? 

如同這位家長設想的:孩子在國內難以出類拔萃,所以更需要出國鍍金,拿回洋文憑,才可以在職場反敗爲勝!我們姑且先不談孩子如何不自治、如何不爭氣,這位家長顯然還是對孩子的長處、對孩子的未來發展一無所悉!只是單純的別人出國,所以我小孩也要送出國! 

同樣是許多台灣家長的觀點:孩子即便出國拿不到洋文憑、鍍不了金,能學得一口地道的英文,將來回台、進外商也是一樣優勢!只是不知這花上數百萬去澳洲學英文時,家長知不知道孩子正跟一堆台灣人住在一起:天天看DVD、網路電視,不僅說中文,連台語都加入戰局了呢! 

其實,上述那些現象,跟選擇什麽澳洲學校無關,只跟如何選擇留學澳洲的『升學路徑』有關~冷水煮青蛙、循序漸進,先讀中等的學校,讓孩子培養起信心後,再挑戰世界百大,是不是讓孩子更心安呢? 

因此,年輕的台灣高中生留學澳洲的訴求,應該只要設定2個簡單的目標:一是對澳洲的文化及英文學習,擁有高度的興趣;第二則是求年輕的同學,在紮實的英文底子上,能更上一層樓,選讀自己喜歡且將來會從事的職業專業。 

讓未成年的台灣同學,離開熟悉的母語環境與文化生活,跳入一個陌生的澳洲國度學習,是再平常不過的挑戰!如果同學不願意、也沒意願融入澳洲的社會及文化,向前述報導的『留學垃圾』,即便嘴裏夾雜的英文再玄妙、人力市場也只怕要頻頻給他們臉色看的。 

對家長而言,這也難免要辜負他們所謂要給孩子『真正高品質教育』的美意。但,事實上,應該是有更多的家長,只怕還沒有覺悟到出國留學的真正意義,大多數的台灣家長,還是希望孩子從弄個洋文憑回台『光宗耀祖』!其結果真的會適得其反,持續造就出『留學垃圾』! 這豈能片面的責怪孩子自己沒有自治力?

ACIC的宋代表,很幸運的在過去的20年內,都獲得學生家長的充分支持,願意選擇聽宋代表的建議,而忽略孩子的片面之詞!因此這些年輕的同學們,在ACIC的輔導下,都能順利成功的完成他們所喜愛的專業,並且順利的留在澳洲發展!

 不是所有孩子都適合赴澳留學 

澳洲的教育和學習風格,與台灣截然不同:在台灣,主流是『被動』式的『集體』教育,所以學生大多數時間都是在學校上課,聽老師傳授知識,然後回家做大量老師交代的作業。 

在澳洲則是崇尚個人自由主義,教育主要是培養個人的『獨立思考』,要求每個人都要『建立』『自己的』學習路向和個人見解,老師只是一個配角,幫助學生表達更多、表現得更好。 

所以在澳洲,中學通常是早上8∶30左右上課,下午3∶30之前放學,孩子們自己支配的時間很多,學校老師交代的作業量很少,如果真的有作業,往往是專題性、論辨性的。所以,同樣的功課,有的學生因爲要查閱大量資料,要利用網路、圖書館,甚至要作社會調查,需要花上大量的課餘時間去完成。 

事實上,當那些在台灣受慣了約束的孩子,特別是未成年的高中學生,一下子擁有那麽多自己掌握的時間,真的會不知所措,有些能在ACIC的顧問建議及住宿家庭的協助下,很快就調整過來。 

有些則百百般無聊,用睡覺、玩電動遊戲、互相串門子、逛街、看電影、唱卡拉OK、吃吃喝喝等無聊情境來打發時間。加上在澳洲賭博是合法的,如果孩子們缺乏抵抗力,就容易誤入歧途。 

因此,不是所有的孩子,都適合出國留學的! 

相對來說,那些『較懂事』,『自主性強』,『獨立生活能力較強』的孩子,才真正的適合出國留學。而且父母一定要盡可能地,多與留學的孩子聯繫和溝通,盡可能地瞭解他們的思想動向和真實情況。 

說真的,如果台灣的家長不是望子成龍、希望孩子拿個諾貝爾獎,僅僅是希望孩子能有機會,留在澳洲安居樂業,只要選對讀書路徑及專業,那真的不是太難的事。 

即使孩子學術理論成績不太好,英文不太靈光,只要動手能力強,也不用太擔心,讓孩子轉讀個澳洲的緊缺職業,取得證照,通過技能驗證,再繼續讀個學士、碩士的,然後申請技術移民,留在澳洲的機會是很大的。 

但如台灣的家長,一定要孩子考上世界百大,一定要讀熱門專業,將來有份體面的職業,那就得要有長期抗戰的心裡準備,因為這個目標絕對不輕鬆。因為孩子可能在一開始就鎩羽而歸,或者讀完書找不到工作的!

 宋代表20年來的經驗談及淺見

ACIC十分樂意為同學及家長,辦理同學赴澳讀書。但是對於小留學生出國,ACIC宋代表也有些建言,並將我們的經驗和家長分享,希望在為您服務之前,家長或同學,有更多的參考資訊。 

每逢七八月,公立學校聯招季節,當考試成績公布出來之後,真的是古人所說的『幾家歡樂幾家愁』,尤其是許多在校成績優良,表現傑出,原先被老師和家長視為十分有把握的同學,因為稍微的粗心或緊張,幾題不小心失手,就落差了好多個志願,甚至是落榜。不要說應考的同學不能接受,連同學的家長也有許多的反彈,及對同學大力抱怨與指責,讓原本美好的年輕學子生活,頓時籠罩在無力、痛心與難過的情緒低潮中。 

在同學後續的因應方案中,有些父母是選擇了較有聲望的私立高中,作第二次的衝刺;但有些父母,也許是對整個制度徹底的失望,不讓同學參與重考的非人生活;或是害怕同學參加考試,再次面臨落榜的失敗,或是擔心好的私立中學是擠不進窄門;勉強就讀排名殿後的,又深怕孩子會自我放棄而誤交損友,導致功課行為走下坡,因此決定不參加後續的考試。 

但是孩子的未來,到底要如何安排呢?這正是許多父母慌亂與焦慮之處。這時,報紙廣告大筆文宣的效果,或是親友的召集與建議,再加上政府兵役制度的變革。因此,送孩子出國讀書,瞬間變成一股強而有力的生機。許多父母十分興奮的,相互交換著自認正確有利的資訊,急著安排子女出國,以便銜接一年後的後續教育。 

海外求學的新出處

因此,在時間就是金錢的考量下,家長亢奮的全權交給代辦來安排,住在住宿家庭中,孩子的生活與就學,反正代辦在海外沒有公司,父母只需定時付費給代辦轉交即可,當然,其中較多的是進入寄宿學校(Boarding School)。 

生活、學習一併交由學校予以安排。至於安排至何處,怎樣去規劃留學生活,其實大多數的父母並不十分清楚,反正要多少錢都願意付。也有的是全權委託移民海外的親戚代辦和照顧,反正將來小孩子也住在親戚家中,學校也離家不遠,甚或有堂、表哥(姐)、堂、表弟(妹)同行,似乎一切萬事OK,也忘記了海外學生和當地學生的讀書規劃是略有不同的。。 

為了給予孩子較好的教育,將來學有專精,事業有成,幾乎是所有父母的唯一希望,尤其今日台灣的父母,每家的子女數不多,但在經濟高度發展下,家庭收入皆大大成長,高消費已不太是很有壓力的事,尤其是在培育孩子的教育方面,花錢似乎更是不眨眼。但是這種安排真的是如此完美?

許多父母,也許是因為自己工作繁忙,甚至根本沒先到孩子要去的地方(住家、學校、社區)或者和代辦懇談,瞭解一下。而是委託代辦者,準備孩子的成行。當然,孩子的意願如何,似乎也不太在考慮範圍之內,只是虛幻的告訴孩子,在台灣你的發展已到此為止。似乎你已是個失敗者-Loser,很難再翻身了。要想將來功成名就,超越他人,唯有採取立刻出國就讀的捷徑,將來才有光明的前途可言。此種似是而非的論點,讓那些正處於聯考失敗情緒低潮,前途茫然的孩子們,也只有無奈的隨著父母的安排行進。 

國高中小留學生的困境

依照ACIC的經驗,這些倉促遠赴海外就學的小朋友,首先面臨的危機就是「語言」問題。就算是一個國中畢業,至少已上了三年的英文課程,但要想能以第二外國語-英語,自然的與他人對談,或是聽得懂他人話中之意,至少都要有50-60週的英語密集訓練。 

可惜的是,大部分的家長都忽略了:將來和他們子弟一起上課的學生,是已經有16-18年英語母語教育的基礎,而只一味的計算這些同學在短期英語課程後,就可以擁有和當地學生相當的英文程度。 

殊不知,這群年輕的學子,獨自生活在海外,又剛經歷聯考失利的挫敗,心情都尚未調適過來,在海外蹩腳的用著國中教會的800個單字,別人能了解他的需要,而給予有限度的回應,已屬不易,就更別說是對老師講課的內容了。課本中多得不清楚意思的單字,及其課文所要表達的意義,指定的家庭作業無法瞭解與完成,幾乎皆成了無法即時克服的困難。 

結果,年輕的同學,常因為與無法與他人溝通,而被人隔離或譏笑;有些人更會採取自我封閉,遠離群眾的行為;受到他人的譏笑與欺負,孩子雖然言語不通,但仍可由對方的肢體語言,或面部表情得知,而紛紛以國語辱罵,或肢體行動攻擊對方,而受到學校更多的懲處或給予不好的標籤。當然,久而久之,為了自我保護外,也會與學校中其他不良份子集結,壯大聲勢而使行為更加偏離,最後只怕課業還未入正途,行為已偏離正軌。 

至於那些採取不與人交往,退縮的孩子,由於未表現出求助的行為,學校老師也不易發現他的需要與困難,而給予適時的幫助,即使知道,也無法和同學家長聯絡上;若是好不容易聯絡上代辦公司,請其轉告通知其家長,結果是代辦公司怕家長責怪,把消息給硬生生的吃下來。而同學無論是生活上,或課業中的壓力都會與日增加,久久無法解決,而更形成嚴重的憂鬱症與沮喪,只怕有一天到了承受不了時,會顯現精神疾病的症狀,或者有自殺的傾向。

當然對這些語言溝通能力不足,連帶影響他們學習成績,表現低落的孩子,學校老師會是最早發現的人。但是在國外,高中的老師已不若小學老師般的有愛心與耐心,除非有像ACIC這樣用心的機構,在當地不斷的和學校溝通,敦促校方設計不同的教學活動,讓這些剛來到的「外國人」有個調適的階段,再逐漸追上進度。 

可惜的是,如果不是由ACIC代辦的同學,那些學校的老師,會建議他們到指定的家教班去補習,以便跟上進度。但學校老師那裡知道,代辦公司或當地老師開設的補習班,又是另一種,要用語言與他人溝通的地獄,同學能逃避都來不及,誰又願意在離開學校後,仍不得輕鬆回家,過一個正常的學校生活呢? 

結果,這些同學,因為課程一直跟不上進度,而遭教師或同學奚落,上課聽不懂內容,覺得異常無聊;要不就是上課不專心,打瞌睡;或是看課外讀物,違規搗亂上課秩序,而更引起班上教師或同學更多的反感,甚或受到懲處。這些不愉快的留學經驗,皆會再加深了他們身心上的傷害與壓力。 

父母託付對象的選擇

即使同學是託付給家長自己,在留學當地國的的兄弟姐妹,也可能因為管教原則的掌握(與自己相同,對孩子較苛責,對他們自己的孩子較疼愛……)、金錢的問題(如雙方對託付金額的多寡的期望落差,給予孩子零用金的尺度,孩子衣著裝扮的奢華程度……),家事工作的參與,孩子行為的問題處理原則等,而導致親戚之間的誤會。 

再加上孩子在雙方當中穿針引線,彼此不好意思說明,而採用隱藏式的溝通模式,會導致彼此的誤會與嫌隙愈來愈深,最後互不來往,終生不再說話的案例,在澳洲的台灣人圈子中,常有所聞。更遑論是關係平時不是如此深厚的遠房親戚了。 

其實在一開始時,邀約親戚將孩子送出國者,多是出自好心。或當父母託付親戚時,親戚雖不願意,但總覺得家人有難,見死不救,總是說不過去;或是不接手,會背後被人說的很難聽。但萬萬沒想到,真正把事情接下來後,會弄得大家如此不高興,而下不了台,甚至撕破臉,將無辜的小孩子當場給掃地出門。在澳洲,許多經過這種經歷的人,多會發誓:以後再也不敢碰這種難看事了,並藉此此告誡友人。 

住宿家庭的問題

也許就是孩子出國讀書,在託付親友方面,卻遇到阻礙,而使家長或代辦公司將腦筋動到住宿家庭及寄宿學校方面,但這兩種安排又有各自不同的缺陷。

以住宿家庭來說,他們幾乎可以說是只提供了孩子們吃飯及睡覺的基本需求滿足。其他如孩子日常生活,衣食起居,疾病就醫的打理,及學校事務事情的安排與處理:如學校的選擇,學校通告的接洽與傳達,家長會議的出席……等等,似乎與他們沒有什麼關係。 

至於孩子心理需求方面,如給予關愛,情緒支持,學校學習的成功/失敗經驗分享,孤獨思念親人的痛苦,則較少提供協助。而住宿主人對待自己孩子的「熱情真心」,與面對住宿孩子的「公事公辦」強烈對比之下,更常在無形中,帶給年輕同學更大的傷害。 

此外,這些住宿家庭的種族背景,社會地位,居住環境品質,家中成員,家庭氣氛,生活習慣……等,若與住宿孩子的原來家庭差距過大,只會使孩子對新環境的適應,面對更多的阻礙。 

寄宿學校的問題

至於就讀寄宿學校方面,孩子等於一下子,就進入了與自己成長家庭背景,完全不同的環境,無論在語言方式,生活習慣,日夜相處對象方面,一切都要重新開始,光是想想,就知道這群同學的壓力有多大;再加上語言不通的障礙,更會延緩了他們對新環境的適應,及相處中誤會的產生。 

若再加上白天課室學習中,給他人的不良印象,更只會延續影響他,在宿舍環境中受到他人排斥的效果。這些痛苦,豈是身在台灣,沾沾自喜自己的小孩出國念書,免受聯考補習之苦的家長,所能體會的。 

此外,在寄宿學校中,照顧學生生活起居的舍監人數,與學生比例會相差更大,換言之,只怕會更無暇顧及,害外學生的個人化需求。若遇到缺乏愛心及耐心,只要求一切以服從權威的管理者,在要求學生外表表現平和,而不管內在心情的情況之下,只怕當學生家長發現孩子事態嚴重之時,小朋友的身心傷害,恐怕已經深深造成而難以磨滅的紀錄。 

ACIC宋代表的個人看法

也許同學或家長看到此處,會問:難道每個孩子都會經歷如此的下場嗎?難道ACIC的顧問也不贊成父母,將孩子送出國讀書的安排嗎?其實也不盡然如此。ACIC所不同意的是:匆促的做決定,及未對留學讀書,做一個完整的規劃與準備,就立刻上路的留學。 

ACIC宋代表的看法是:若能先對自己孩子的特質,予以妥善的評估,做好出國前的準備,再依循ACIC的建議,做數個後備替代方案,則會對那些已經受過聯考失利傷害的孩子,減少二次傷害的機會,也就是說,父母若真有想送孩子出國讀書的想法,最好能依下列ACIC的項建議,逐項進行評估: 

 評估這個出國留學孩子的個性:

父母首先評量自己孩子的個性:他是否是一個樂觀、外向、開放,很容易交朋友,且與朋友相處愉快,即使偶有爭執,也能輕鬆處理應對的人?生活對他來說,是不是像個充滿著驚奇喜悅的調色盤,即使遇到不順遂,他也會來得快亦去得快?要不然,就只要主動找個人幫忙解決,或吐吐苦水,就沒事了? 

如果您的孩子若是這種個性,恭喜您,即使他到了與台灣完全不同,人生地不熟,言語又不通的環境,他可能只會看作是一種挑戰,興奮的找出各種解決策略,很快的就會在事後,恢復他生龍活虎的本性,而自然的調適。因此,這種同學考慮國高中就出國讀書,會很讓人放心。 

反之,那些內向、閉塞、保守、安靜、在家中被父母照顧慣的孩子,則較難放下身段;由於長期以來,社交技巧的薄弱,會使他們自己較難開創出新的友誼,而且要想在與自己國內完全不同的文化價值下,快速調適自己,以配合外在環境的步調,只怕也不是在ACIC的顧問輔導下,短時間內可以完成的。 

 與孩子和ACIC的顧問,共同策劃讀書生涯

ACIC的顧問會評估及規劃同學的讀書計畫,並建議應該選擇何種類型的居住型態與學校,如:居住於親戚家,或住宿家庭,就近就讀於ACIC推薦的好學校,或是選擇就讀他感興趣的寄宿學校。對於擬寄居的親戚個性、性質,則應事先向孩子說明。若能在出發前,有其他更進一步的接觸機會,如電話閒聊,返台相聚,建立熟悉與親戚的感情,或共同陪伴抵澳安頓,則會更能幫助子女。 

至於住宿家庭,若是他人介紹,則需與孩子共同收集,有關對方更多的資料,如年齡、家庭成員、教育背景、工作型態、居家環境……。若是交由學校代為安排住宿家庭,由於學校對未滿18歲的學生的住宿要求極高,如:關注與被照顧者的良好關係與默契的建立,及與其他住宿家人間的互動感受(如被接納與關懷……等),以及住宿家庭的生活適應品質等等,加上若是同學居住的不滿易,可以由ACIC代為出面溝通。因此,住宿家庭部分的困擾部分,將會降至最低。 

由於語言溝通的不良,成為年輕的同學前往海外就讀,最重大的障礙。尤其在單字量嚴重不足,文法薄弱的情況下,一旦面對全天候英文讀、說、寫的狀況下,很容易讓同學感到沮喪。ACIC深刻的瞭解到同學的弱點,因此會和學校及住宿家庭,做最完善的溝通與準備。但是,在家長已經決定要送同學出國讀書前,還是得讓同學,在心理上下些功夫。 

雖然在語言會話方面,還無法與人閒聊,或是做很快的溝通並建立友誼,但是在有問題時,可以大膽的向他人表達自己的需求,並藉此獲得幫助。如此一來,即使課堂上,有聽不懂時,亦可於下課後向同學尋求協助,這樣才會縮短生活與學習上適應困難的期間。 

由於語言基礎的建立,至少需9至12個月的時間,因此,宋代表是十分不贊成父母,在學生的語文『實力』不紮實之前,很快的要求同學去就讀後續課程。即使學生的雅思有考到『最低』的入學要求。萬丈高樓平地起,誰打的基礎好,誰的書就讀的順利。這些事情的細節,都應該先有個計畫,讓親子共同思考、研究與選擇,減少到處碰壁,痛苦折磨的時間。 

 快樂的出發

當ACIC已經完成各項申請,及完成學生簽證之後,同學則可以準備快樂的成行。但是即使家長及同學,已有了完善的心理準備,ACIC也在澳洲為同學安排好一切;但到了出國時刻的來臨,仍會讓年輕的同學感到焦慮及不安。 

ACIC建議同學家長,國中剛畢業的同學出國時,父親或母親最好有人,可以抽空陪同前往,待孩子稍微習慣後,再獨自留下他,此種安排是較為人性及妥當的,日後則可多運用電話與電子郵件等,繼續給予孩子情緒上的支持與鼓勵。 如果是高中以上的同學,反而不要有家長陪同前往,反而會比較好,讓這些同學開始有『流浪』、『獨立』、『振翅單飛』的感覺! 

其實,同學最痛苦的適應期,應該是抵澳後的前三~六個月,雖然ACIC會安排顧問就近輔導與支持,但是父母也應多運用各種方式表達關懷,且用心傾聽他在生活中所面對的種種喜怒哀樂,並和我們ACIC聯絡,確實找出最好的輔導方式,如此獨自在海外的孩子,才會覺得不孤獨,而更具信心的努力學習,突破各項困境。 

 如果您託付給親戚照顧

管教孩子本來就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,尤其是管教他人的孩子。自己的孩子不聽話,自己打了也沒話說。但是在住宿家庭中,若知道住宿家庭的爸媽對自己的孩子,說了重話;即使知道是自己孩子不對,但仍會覺得心裡不舒服,而私下心疼不已,抱怨連連。

因此,父母對住宿家庭或親戚等照顧子女的人,絕對要有充足的信心及授權(他們會像我一樣愛我的孩子),且安心中常存感謝(他們替我擔負起管教與養育孩子的責任),且多表露於形外。當遇到孩子有狀況或問題時,彼此應該多溝通,共同想出解決的方法,而且給予執行者絕對的支持,如此才能維持良好的友誼,當然受惠最大的,還是自己的孩子。 

 父母要對學業之外的事情,付出更多的關心與注意......

6名平均年齡未滿18歲的年輕學子,由於越州駕駛經驗不足,在離雪梨南方600公里的地方,因疲勞駕車,衝入對方車道與來車對撞,造成一死四重傷。 

在布里斯本的一所寄宿學校中,被同是來自台灣的學生勒索5000澳元不成,在宿舍內被活活打成腦死。 

在布里斯本及黃金海岸,分別發生數起台籍寄宿學校的學生,公然在街頭打群架,而鬧上警察局的事件。 

有位獨自生活在墨爾本的台灣富商的小留學生,因獨自在家,注射過量毒品致死。 

一名未成年及無照駕駛的小朋友,利用親戚返台,為其看家的機會,偷開親戚的車外出,將一名路人撞死。 

這些年輕學子,因缺乏正當的輔導,而在異鄉釀成的悲劇,讓ACIC深感憂心不已。這群小留學生,由於乏人在澳洲當地,就近關心照顧,光靠學校及住宿家庭的照料,是不夠的。一旦染上抽煙喝酒的習慣,便很容易在一些聚會場合,被引誘或被設計染上吸毒惡習。 

吸毒或交上異性朋友的學子,開銷花費會突然劇增,所以就會找盡理由,說盡謊言,向國內雙親要錢。而部份家長,或由於未能陪孩子在國外生活,心生愧疚;或因經濟基礎好,不太在乎錢,便儘可能滿足孩子經濟上的需索,做為補償。這種做法表面上是滿足了孩子,其實卻害了他們。一個大家都很瞭解,但卻常在有意無意之間被漠視的事實是:金錢不是萬能,孩子最需要的是親情。 

因此ACIC很誠懇的,呼籲小留學生的家長們:請你們經常與國外子女保持密切聯繫,瞭解孩子的行蹤;也請家長們儘可能抽空多出國陪陪孩子。這樣孩子變壞的可能性必然大減,即使萬一變壞,父母也是易於及早發現,並予以導正。〔專家說,孩子如果吸毒,我們很容易從他們遲滯的反應、眼神、表情以及迴異於常的作息中發現。 

 ACIC的結論

總而言之,選擇送孩子出國就學,不應該是在衝動之下,倉促之間決定了就可行的事。家長應從長思考,仔細規劃,按步行動。但是即使如此,許多孩子到了國外,父母大筆的鈔票花下去,孩子卻無法適應下來。不是孩子因為個性不合、水土不服,就是課業無法跟上進度。 

此時,ACIC要提醒父母的是,當子女誠懇的呼喚父母,要您們准許他回台走走、看看朋友時,千萬不要完全的拒絕,使他頓覺沒有退路,那將是十分危險的。 

如果是列管的伇男,最好的做法,就是立刻飛到他們的身邊,了解情況的嚴重性,聽聽孩子的心聲。若是女孩子,正巧有假期,也可帶她暫時離開那個極大壓力的學習情境,先回到台灣溫暖的家園,待他們心情較為平靜後,再送回澳洲去繼續衝刺。

ACIC澳洲留學顧問中心

澳洲總公司
Level 5, HSBC Center No. 580
George Street Sydney NSW 2000
Tel : 02 9286-3799

台北分公司 (近台北車站)
台北市中正區懷寧街17號6F-1
預約專線:02 2331-2362
諮詢專線:02 2370-2669

台中分公司 (近進化路麥當勞)
台中市北區榮華街143號7F
預約專線:04 2230-9819
諮詢專線:04 2230-9801

~免責聲明~

ACIC Taiwan係專業的留學代辦服務公司,依法不能從事移民諮詢及代辦,若有任何移民澳洲的問題,敬請貴客逕向台灣合法之移民公司洽詢。

本網站資訊僅供參考,正式學費、開課日期、就讀年限、入學條件,敬請以相關學校之官網及入學許可為準。

經由本網站外連之網站訊息,僅供參考,ACIC恕不另行個別主動通知變動及負責。

ACIC Taiwan自2016.07.15起,辦理『電子學生簽證』申請改為收費服務,網頁若有未更新之處,敬請包含告知!

 

ACIC Taiwan 諮詢採預約制:

預約專線02-2370-2665 / 04-2230-9802

(電話接聽及郵件回覆:週一~週五 10:00-17:30 國定例假日暫停接聽及回覆)

宋代表諮詢專線:02-2370-2669 / 04-2230-9801 (週一~週五 10:00-11:00/16:00-17:00)

 

ACIC 台北分公司     100台北市中正區懷寧街17號6F-1  統編:27189293 

ACIC 台中總管理處  404台中市北區榮華街143號7F      統編:17192642

 

 taiwan@acic.com.tw   Acic Taiwan

 

ACIC Taiwan在台登記為:翱大利亞留學顧問社,中華民國留學公會 會員編號第10號

ACIC 澳洲總公司   Level 5 HSBC Centre, 580 George St., Sydney 2000 NSW TEL:02 9286 3799 ABN:23070212645

DIBP 香港總領事館 TEL:+852 2585 4139 (週一至週五 9:00-11:00 / 13:30-15:30)

Copyright © 2004-2015 ACIC 澳洲留學顧問中心台灣分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